易经第十五卦:谦卦详解全文

象曰:地中有山,谦。君子以裒多益寡,称物平施。

称物平施。无为也。以谦之德。非自利而已经。必利物以成用。盖谦继大有当前。大无为物之丰盈。乃人类和平与和平之症结。聚之于一。则和平起。散之于众。则和平见。谦也者。散而求其平也。平则以及矣。裒多以益寡。则寡者亦不患贫。称物而平施。则物力皆患上其用。此成物也。利物也。物之为用。已经详大有卦。而如何成用。则赖有物者之能谦。因而称字最要。称者。如其量而遂其才也。唯称则无弃物。无废才。无伤于腐臭。而供一人之嗜欲。无败于劫夺。而启世界之构兵。因而物患上其平。而世界亦平。昆裔论者以唯物之说。倡共产之议。而反促人类之争。盖末明谦之道也。掉道则为害。患上道则成利。于是君子先求物之平而必本于道。施者既与也。施报之施同义。非以为恩惠也。而必使之有利。所谓惠而不费。则在因民之利利之。盖本于谦之天道下济。其德必光亮。如下济而能升隧道之卑也。因而用在利人。而非利己。然人利矣。物利矣。己安去而不受其利哉。世无经济之争。国无贫富之怨。以其早为之计也。继谦当前为豫。豫于事先。则未雨绸缪。豫于预先。则安身立命。因而谦卦之反、即豫也。裒多八字。皆为豫谋。而奉行其成物之道。且本大有万物丰盈。而明示其处物之规律。立人性之纲维也。履为礼教治平之源。谦为物我兼利之本。二者相须成用。世界永治。人类永安。岂仅有时偶然之利。一人之便已经哉。

上六的“叫谦”,指的是与九二相叫。上六绝量没有太多的权势,然而以谦逊之德能够获患上公侯的响应,所以他能够大概与“劳谦”的九三连络起来,往挞伐小的邑国。上六既然“叫谦”,若何若何样还要打仗呢?着实,他“叫谦”是要与有谦逊美德的侯王连络起来,往攻打傲慢傲慢的小国度。一些小国度的国君过骄气了,暗示在哪些方面呢?比喻再也不朝见和婉谦逊的皇帝,也不给皇帝入贡,感受传染自己能够大概称王称霸了。所以上六要与“劳谦”君子连络起来,挞伐他们。“谦受益,满招损”,这些骄气傲慢的小国的下场也就不可思议了。

上六:撝谦。应用行师。征邑国。

前程有信通南北,可报升腾万里期。

占患上此爻者,要小心自己的职位,在你身边有比你收获更大的人,有比你权高位重的诱导,你所要做的等于发挥谦逊的肉体。由于此爻是阴爻居于柔位,属于患上位。只要你维持谦逊,就会吉祥的。

以此行谦道,何人不遵循。

事可信,喜信传。

运蹇时乖莫强谋,患上藏身处且优游。

初六爻处于谦卦的最下面,所以他是最谦逊的人,即谦而又谦的君子。能够以谦而又谦的立场服务,若何若何样会遇到困难呢?所以卦辞说不祥。

这里指出:顺能知止,等于立场谦逊,便能够默示道德魅力了。事情职员若能取丰补欠,平衡权重,部门也就能够清正廉明了。

还同须臾间,掉常风云里。

九三:劳谦君子,有终,吉。占患上此爻者,要记取:

谦卦第五爻人生开荒

此谦上六爻辞。言上爻之用。及谦卦之至极、其道且变也。上六当谦卦之终。居最末之位。乃全卦之极也。而由表里言之。乃推至无绝之域。犹地之极。以行之且穷也。谦以坤道行地无疆。至上六为坤之终。亦行之极。极则变。变则反。因而上六之变。为豫之初也。谦豫为去来交去卦。谦反为豫。豫复为谦。谦之终。即豫之始。叫谦之义。已经见六二爻。皆以谦叫示众也。谦而叫。韭德至矣。六二之叫。以居内卦傍边。当谦之正位。谦以自馁为德。内正其贞。恰孚其德。是成德之始也。因而在内叫。上六在外卦之未。谦德既大。世界看之。是成德之终也。因而叫于外。内叫者。求己已经绝。尚末徵信于人。叫之以诏人也。是为忠。上六之外叫。则推已经之义。近者已经悦。遥者且来。而犹或者有末洽者。则叫以广其谦。是为恕。又上六乘六五之余。当高位之地。宜以谦推之世界。无所不应。若末应者。求之己而已经绝。是当本六五行师侵伐之义。而讨其不服。责其不谦。盖谦之极。其用反柔为刚也。已经见六五爻课本矣。而上六之叫谦。正如叫鼓而攻之。叫则声罪致讨之意。又较六五之侵伐有殊。侵伐或者明师。或者潜袭。当视所宜、以征诛之。若上六则不服者、罪已经着。害谦者、众所怒。唯有声明其因而。而出师征讨也。因而曰叫谦。应用行师征邑国。邑国者属国也。非所直治之国。在即日言。则遥鄙之国。盖其居遥。不患上亲受政教之化耳。如昔诸侯国下之邑也。非皇帝自封。不直隶于王。因而恒梗王化。而害于教令之普行。谦之不克及于世界。是谦之用末绝。谦之志末患上。则居上者。以谦行谦。不能不用师以成谦。即所谓用柔成刚。用阴成阳也。谦之马糊师为互象。师用于外。谦用于内。谦之末达于遥者。必应用于行师。而申征讨也。邑国之象本于坤。坤为土。凡率土者、难道国。苟有国名。即当率王教。虽非直治。而德用犹天之覆。地之载。无不被也。况国异而人同。谦者人性之本也。有不率人性者。人类之贼。必有天诛。则征讨者、犹申天诛也。因而谦之行师。为成谦之志也。志末患上然后用师。用之而谦用愈大。因而应用师以大谦。则谦道无不包被。无不率循。而世界人类。无不知谦之美且善。则叫谦。实谦自叫矣。

六五:不富以其邻。应用受伐。无倒楣。

谦卦,意味谦逊、谦逊。艮意味山、止,坤意味地、顺,地中有山。山体高大,但在果然,高能下,下谦之象。低贱傍边,蕴其卑贱,屈躬下物,祖前后己,所以谦意味谦逊。如此谦逊地待物、待事,所以诸事成功。然而只有君子才具一贯维持谦逊的美德。

彖这是望护人们,具备推卸之德的君子,可畅行世界而无去倒楣。这正如天在上,其阳气低沉,能普济万物带来光亮。地在下,其阴气上行与阳气交合,相患上益彰。天然界的万物也屈服谦之道,人类的德性典型是烦厌骄气患上意而崇尚谦逊。职位神圣的人,如能用推卸之德,他的德性会更显光泽;职位低贱之人,如能用推卸之德,其行为必不会逾越礼制法式。具备谦德的君子确定会有好的结局。

和婉行谦道,纯诚贵内充。

此申释彖辞。明君子有终之义。而见谦道之大也。谦之下卦艮。乃乾一体。乾主阳。九三一爻。即乾九三在坤之下。与泰相类。因而曰天道下济。光亮者、以艮之止。而象山之崇。艮为少男。阳初长。如冲弱婴儿。患上天之全。嗜欲不加。核心诚坦。因而曰光亮。而九三阳居阳位。不为群阴所蔽。而能乾惕自贞。亦光亮之象。坤升于上。因而曰隧道卑而上行。阴卑阳尊。坤道自馁也。天道在下。而能上洽。隧道在上。而能下交。交相以及协。以成谦卦。亏者不令满也。益者补短缺也。天道下济以益坤。因而曰亏盈益谦。益为巽震合。以巽阴震阳。震阳之复。巽阴之长。因而名益。亦取补益之义。传曰损上益下为益。谦之乾屈坤下。即损上以益下也。变者、易也。换取也。流者、留也。傅与也。坤本静顺。而代乾、则为健动。地本低贱。而上行。则为流变。谦以地之上升。而艮之下、亦为阴爻。犹山之进地中也。隧道既升。以变易原用。阴爻仍在下。以博益于艮之阳爻。是变易其盈而流与谦也。害者恶之也。福者喜之也。鬼神无质。以阳为德。福善祸淫。即贵阳贱阴也。人性亦然。人之性也、与神通。恶盈好谦。亦以阳贵阴贱。

谦谦:是指谦逊而又谦逊,非分特此外谦逊。

谦卦本乾阳下屈之义。而明静止制动。柔伏制强之道。此多谓为道家言。实则寰宇天然之理也。阴贵阳用。阳贵阴用。凡易卦合此例者为当。反之则凶。因而地天为泰。而寰宇成否。此圣人上察天时。下察天文。发扬奥秘。制立中极。而以卦着为至教。悬为定则也。不雅观谦之用。尤可证实。谦以艮少男从坤母。艮犹婴孩。以及而英发。生育之始。纯乎工致。无物欲之侵濡。保脾气之正规。因而能允从母意。委婉辑睦承平。如孩提之爱其母。与天泽履之乾兑相孚。老父奼女。敬爱之情。同出个性。无丝亳自然。其卑顺不平于势。其以及乐不邻于诈。因而在下而能大。居卑而仍尊。以及易光亮。醇善绵密。中无隔膜。以底于终。为人性最美最令之德。行诸遥近。无沟通化也。传曰:谦轻而豫泰。轻者易也。以及易能近。德性天然。不假工资因而曰轻。即所谓垂手可患上之意。非不重也。以轻则无所容心。而出于至真。

象辞说“谦谦君子,卑以自牧也”是什么意思呢?这是说,谦而又谦的君子之所以会不祥,是由于他能够心胸谦逊地打点好自己。人能够傲慢骄傲地马糊自己的言行终了搜寻,天然不会犯大的舛错,所以吉祥。

六二:明智的推卸。不祥的占卜。

谦卦为易道最精。易教最明之卦。取象于坤艮。坤为地。艮为山。山在空中。而反居果然。坤为顺。艮为止。山止于内。坤顺于外。因而名谦。则本于静止与卑牧之义也。夫阳主动而性刚。以屈于静顺。而患上其位。以自守不掉。则卑而不辱。止而能入。则君子之志也。顺天之道。而下育万物。内陆之利。而中躲乾元。应天之博识而上济。成地之博厚而上升。合为人之持久、以至诚不休。盖已经绝三才之道。孚神形之用矣。因而谦本隧道。以昭天道。而建人性。人性立。而谦道行。人德明。而寰宇之德着。在天为道。在工资性。在卦为谦。在工资诚。谦而能诚。人性之极也。因而其用见于中爻。中爻者人爻也。九三六四。一阴一阳。而人性备矣。与谦比者曰豫。豫之异乎谦者。亦唯中爻。九四六三。阴阳相错。乃成德之象。成功之日。与谦之有所耸立者不合。谦入而豫退。谦勤而豫怠。谦立而豫行。

永古不敝。而日升月恒。以入其德。是人类之福。寰宇之常序也。无过不迭。因而无魔难。以长遥达无绝。因而无夭折。此天时之以及。天时傍边。人性仁义之备也。犹一岁之年岁。四方之马糊象。无极冷极暑。偏旱偏潦。因而为平为直。而无患于变也。其致此者。全在九三六四两爻之得当。乾刚坤柔之合孚。而兼表里仁智之同化也。读者于此。当细味之。

“六四”和婉患上正,马糊上马糊下均能发挥谦逊的美德,因而没有倒楣。

谦卦傍边,囊括两层含义,一是指谦逊,待人接物不狂傲,民民。其余一层是推卸,不与别人针锋相对,推卸容人。居功而不自夸,祖前后己。

六四:无倒楣,撝谦。

行极今已经极,众所共闻之。

谦卦第六爻,爻辞:上六:叫谦,应用行师,征邑国。爻辞释义

此谦卦彖辞。言谦卦扫数大用也。谦以阳屈于下。阴伸于上。而交契无碍。患上中以及之义。忠恕之情。其患上亨。能通一切也。谦本以一阳贯穿六爻。因而字从兼。兼则能通。亨而通。则谦之道。无去不宜。而以坤合艮。艮主终始。坤为代终。因而曰有终。事之为始易。为终难。患上于先者。多掉于后。行于暂者。多阻于久。利于此者。滞于彼。达于外者。困于中。唯谦则无不宜。因而克有终。有终则始不用言矣。因而唯谦克全一贯。艮以止而不移其志。坤以顺而不滞于物。因而亨且有终。斯君子之道也。称君子者。为谦以德为基。卑而不平。尊而不傲。处常变皆宜。遇治乱不随便草率。因而比之君子。君子以成德为行。谦者德之最弘。而用之最利。因而称亨。而君子以之一贯也。夫谦道无求于物。而不忤物。无待于外。而能行外。为其道之全。而中之固也。道全则能绝物之性。中固则能包外之情。因而往处自若。遥近同顺。揆之卦象。中互师比。则有众也。交去豫泰。则自愉也。有泉则世界回之。自愉则性道浑然。高枕无忧。天道之玄。可则可象。人性之大。因而谦兼熟手外行外功。天道人事。无倒楣也。无不吉也。

地山谦卦的意味意思

谦卦第三爻人生开荒

谦通天人之道。赅表里之行。所取义。即在三四两爻。而尤在九三一爻。九三皆阳。而居群阴中,患上位为守。顺时以行。因而可行可止。可大可细。无不自尊。而能吐纳寰宇。交错阴鸥。取既济傍边心。争交泰之德用。因而在道为成性存存。在德为位育无疆。不独以谦退为处世之要也。

如劳来之义。天以君子之谦而劳之。俾有终吉也。因而乾称天道以勖人事。谦则重人事以翌日道。二者虽同。而雀跃殊也。夫劳谦因自劳。而患上天之劳。因自谦。而受人之谦。则劳者不倦。谦者不卑。其有终吉可知矣。

谦卦六爻皆吉。人皆知之。而何以吉。则未能绝解。不独取其推卸也。乃谦之卦象所召。卦以五阴一阳。阳居三爻。为人位之正。而凹凸皆阴。但就三四两爻言。九三六四。恰孚一阴一阳之道。阳内阴外。刚中柔表。本未兼赅。体用俱备。斯人性正规。人之道德所见也。因而有守无为。能入能止。克刚克柔。可伸可屈。合于时中之圣。而无可无不可也。人之言行。各有过不迭。皆分辨于用。因而强弱异宜。智愚殊道。而谦则无此弊,时有治乱,有宜不宜。浊世为材者。浊世为贼。浊世为贤者。浊世为昏。来因不合也。而谦则兼其长。持己无方。接物无忤。事上有度。待下成德。因而无地不吉,无时不吉。乃道出于中以及。德成于至诚。而涵养止于至善者也。君子师之。以为成人成物之行。而达乎寰宇鬼神之德也。盖三代之治。成于三易。而谦备焉。道之教主于性道。而谦者焉。此谦之所以为贵也。

六五,不富以其邻,应用侵伐,无倒楣。

叫:鼓吹,传布。邑国:指诸侯的食邑封地。

若逢天上人开日,方便生计决定求。

地山谦卦从卦象上阐发,上卦为坤为地,下卦为艮为山,山在地中即是谦卦的卦象。按现在的话来说即是“不显山,不露水”。山原先是高于大地的,但由于谦逊,它甘干埋于地中。我们观测大山就会发明,再高的山,着实它的大局部也是埋于地中的。所以,做人就要像山同样,要比所瞅到的高许多,可是由于谦逊,把很大一局部埋进地中,藏躲了起来。做人也要多么,不能像墙头草同样“头重脚轻基本黑幕浅,嘴尖皮薄腹中空”。

谦:亨。君子有终

亏盈:使盈满吃亏。即减盈补亏。经辞意思是:谦卦,利市。君子会把事故完成到底,获患上好的功效。

令军人将史万岁作古于朝堂。

上六:明智而推卸,有利于收兵挞伐邑国。

六四,无倒楣,捴谦。

有功而不伐,君子保成功。

象曰:谦谦君子。卑以自牧也。

【释义】

此全卦象辞。明人性之谦。而申卦象之旨也。谦之为义。人多末患上其解。恒以让步为谦之训。实末知卦象者也。卦象以山在地中。乃谦之本意天良。夫山本居地上者。今乃在地中。岂非戾于情乎。然其为谦者正在此。不独不戾于情。且能超情以适性。盖山地、象也。由象生义。则易之道也。地中有山。以居高者、自馁而就下。在下者、因势而上升。因而谦旨乃明。谦道始大。谦之用有二大义。一。居高者谦而下于卑也。若非高而下者。非谦也。二。在下者因上之谦而能高。若非由此自高者。非谦也。因而谦义回于平。往其泰而于益也。捐其丰。而成于咸也。加其损而登于升也。极端剥而复于中孚也。因而谦为平。平则无不服、地之有山。末平也。山下于地。平矣。人中有上位。末平也。上谦以就下。平矣。物有富盈。末平也。富以益贫。平矣。是谦志在平。而其道用之无量。因而君子以谦而裒多益寡。

象曰:地中有山,谦;君子以裒多益寡,称物平施。

九三,劳谦君子,有终,吉。

地山谦卦卦辞释义,卦辞的意思是:谦逊能够大概使百事成功,但谦逊着实不是各人都能维持下往的,只有君子才具维持到底。

地山谦卦,是由艮以及坤相叠而成,卦体中上卦为坤为地,下卦为艮为山。上卦为坤为允从之意,另有纯朴的意思,下卦为艮为突兀,为笃实之意。也等于忍让不与歹徒相争,鸣我们处世要谦虚。艮为山,山是大地上的高凸之物。坤为地,以及山马糊照,较为平整。艮为内卦,坤为外卦,这示意绝量内满如山,储备储备积攒患上很雄厚,然而轮廓却和平地同样,别人瞅不出来。这阐发虽满却不以满自居,喻意着“谦逊”、“谦逊”。

象曰:无倒楣撝谦。不背则也。

谦:亨,君子有终。占患上此卦的人,要记取:

彖曰:谦,亨,天道下济而光亮,隧道卑而上行。天道亏盈而益谦,隧道变盈而流谦,鬼神害盈而福谦,人性恶盈而好谦。谦,尊而光,卑而不可逾,君子之终也。

在婚恋方面,完竣的婚姻应由两边共同往雀跃抢夺,相互要互谦互让,不要针锋相对,定能以及谐完竣。

未患上行其志,秉刚低廉长处私。

又曰谦为坤艮合。卦皆主静。而说卦称谦轻。进多末解其羲。轻者鄙弃一切物也。以性主静。而气常止。静则寡欲。止则低廉长处。因而能轻诸黑白。独去独来。不为物役也。又轻者。譬之轻车减从。无所牵涉。往处自若。不求人重。而先自馁。不以名重。而豫自抑。虽浮游于寰宇。如一羽之莫沉。虽吐纳于洪而无一毫之被捐。此即所谓轻也。轻则清。清则升。天之上浮而虚者、轻也。道之无去不进者、轻也。唯能磨砺至于纯精。然后能超然高举。不滞于俗。唯能剔洗至于极细。然后能修然直去。不拘于形。因而曰化。中庸称至诚能化。孟子称圣人大化。皆必先有谦之德用。轻之道力。非一蹴可几者也。大道若虚。盛德无名。谦从隧道之纯静。以习于虚。自山道之知止。以入予大定。与佛教止不雅观定慧。统一窍门,又兼连山回躲二易之妙用。以发为道儒两家之至教。因而字从言兼。兼指兼二易。通二教。连山易。原名兼山。言指致诚。孟子所谓知言。诚必始于言。因而谦德非独让步也。乃人性根柢。合寰宇之道。而患上个中以及。明生命之理。而通其妙窍者也。谦岂易言哉。试读夫子课本。当知其精蕴矣。

齐一贯之道者也。隧道代天。无成有终。山道象地。知止有定。返本复始。以溯诸无始。扫数达用。以至于大用。则谦卦之所以成象也。按诸古易。艮为连山之首。以立人性之极。夏后氏仿之。以乱世界。坤为回躲之首。以顿时道之极。殷人仿之。以乱世界。而谦兼之。是合二易之用。而成人性之本。人性在艮。人生有性。其德至静,艮止以静。乃孚个性。与乾之天道。坤之隧道。列为三才三极。以绝世界之道。而生成万物。以建世界之极。而厘革一切。因而道始于虚。发于静。行者先止。动者先定。乃本末之事也。艮为人性之本。万物之始。于五行为上。德合于坤。土为生化之母。其象着于河图洛书。无土无物。而人类亦无所生育具有。则世间之所赖者。厥唯土。坤司其体。艮主其用。或者先或者后。以化成万类。坤化坎以为水。艮因乾以为山。山水相连。以绝其力。而人物生育繁息。以至无量。此皆坤艮之德。而谦兼之。因而能通寰宇之道。化阴阳之界。而立人性之本也。

又曰世人以谦为公德。为悲不雅观之行。徒逃难患于临时。忘情于国世界者。实末明谦用之傅大也。夫子详为教学。使读者知圣人之心。早巳防经济之争。共产之害。而求物之平。公共之利。于谦卦寥寥数语中矣。果细悟之。当患上从事从此纠葛之邪道。

今后卦上瞅,艮代表山,原先山高于地,当云雨布施时要先落于山然后落于地,然而山却甘居于地之下,把本该属于自己的职位让给了高深的地,默示了一种推卸的肉体。

久滞埋名不可升,叫谦名利又驰声。

阳贵而止于一。不以多为胜。阳高而止于下。不以上为荣。而反协于象阴。以不足补不迭。以适于中以及之道。忠恕之行。为道则道凝。为德则德至。宜乎其能终也。终字亦含深意。必达于上天之载。无声无臭。方为道之终。必至于四海之内。无一夫不获。方为德之终。因而称曰君子。明其德性之成也。

好把九牛垂大饵,即期可获巨川鳌。

彖辞的意思是:谦卦,利市,天的阳气低沉,带来光亮,可普济万物,地的阴气上升而与阳气交合。天的规律是使充闭幕渐吃亏而使谦逊受益地的规律是把充溢的变少,流进低下的处所;鬼神的规律是祸殃骄气患上意而保佑谦逊的人;人的规律是烦厌患上意而爱好谦逊。谦逊受人敬畏而光采,使职位低贱的人不逾越礼制。这等于君子的有始有终。

此谦初六爻辞。明初爻之用也。谦之初爻。即艮之初六。艮本山也。山为止象。为静义。为少阳之动。为无限也。而上合于坤以成谦。则异艮矣。盖艮为土。坤亦土。两土合则变。艮主静。坤亦静。两静会、则亦变。且艮为阳加阴。其体静而气升。其德土。而名山。其用止、而志崇。是其变也。先见于艮。因而爻辞喻之涉川。谦谦者、以谦之君子而能谦也。愈谦愈退。而德愈入。因而谦谦有所行也。且遥将至于无疆。则应坤之牝马行地之义矣。体止而用行。道静而德动。心近而志遥。身退而泽流无垠。此以艮而涉大川。且为吉也。世之物事。或者体用不合。本末异致者。皆如此例。而谦以艮为体。以坤为用。艮始于下。坤成于上。因而艮之德比坤。而类于牝马之行也。古无大船。为行之阻者。莫如大川。果大川可涉。则何去而不达哉。曰用涉者。明其象之非。而本末之异也。若象有涉水。而体用同。则曰利涉。谦固熟于山道矣。而反以求于下。则涉水亦吉。此即天道下济之所为也。天一生水。天道下济。水乃不为险。不雅观于卦象。二至四互坎。即水也。而三至五互震。即木也。合则雷水解之象也。木行水则为船。解则无阻。因而宜于涉川。此皆爻之变。而属体用之差。本末之殊者。乃比之君子能渡大难。越大险。而无不吉也。

这里指出:“没有任何不吉祥的,只要发挥谦逊的美德”,这是由于没有背犯规律。

天道下济。以成其善。隧道上行。以易其恶。因而鬼神福谦。人性好谦。皆以谦之孚于道。合于性也。谦之为德。上有静顺之坤。以化其刚暴。则遇物同以及。下有止健之阳。以固其守。则持己不忒。在卦象言。为盈虚适中。刚柔合道。而在卦德言。虽卑而居上。则不踰越。虽尊而自下。则为光亮自由。因而曰谦尊而光。卑而不可踰。君子以之终成其德。因而曰君子之终也。尊而光。指艮之一阳、贵而居下。尊也。而独持其德光亮也。卑不可鳜。指上卦之坤。本隧道之卑也。而上行以代乾有终。则不可踰矣。就卦用言。谦以虚用。德以止成。道以顺行。因而谦之为谦。本寰宇之道。兼健顺之德。而为人性之基。天道所益。隧道所流。鬼神所福。人性所好。德之至也。道之至也。又谦卦以象患上名。以名明用。前半所释、象也。而明名之所由来。后半所释、名也。而推用之所及。至天道如此。为象言。亦为名言。为名言。即为德用言也。盈者谦之反。有谦必有盈。举盈以祝谦。实明谦之妙也。谦之异乎盈者。在能舍己从人。而不掉其己。正以一阳之在下也。

阴道也。阴代阳、以施之于物也。柔秉刚。以推之于道也。不自主持。更何患乎害。不掉轨度。更何去而倒楣。此六四撝谦。而占无倒楣也。各爻占辞多在下。而此在上者。实寓深意。盖全卦之妙用。全在一阴一阳之交互。阳在上而居下。阴在内而出外。而九三六4、又阳与阴之代表也。九三以顺上而交阴。六四以倒承而应阳。此象之天然。而辞亦如之。因而九三终吉在下。而六四无倒楣在前也。夫六四之无倒楣撝谦。明其所在皆利。而致之也则为撝谦。盖谦之用。至六四公允发挥之时。光大之际。尤在能循保守叶。推铺前猷也。

本爻的意思是:虽不富有,但能获患上邻人的支持。患受骗终了挞伐,不会有任何倒楣的功效。

原标题问题:易经第十五卦:谦卦详解全文

若逢明镜照,桡括任虚传。

挥:是发挥,发挥。此爻的意思是:没有任何不吉祥,只要发挥谦逊的美德。

九五这一爻处于君主之位,属于阴爻居阳位,带有阴爻谦逊的特点,所以绝量不富有,然而能获患上邻人或者邻国的反马糊以及支持。然而,君主之爻除谦逊之外,还要有自己的尊严,关于不遵从自己的,能够大概返回征讨,功效是很吉祥的。

常吉真君子,谦谦自处卑。

占患上此爻者,本身才调以及阅历方面都有所缺少,并且处于迫害傍边,确定要维持谦逊的立场,才调够成功前行。

象曰:“叫谦贞吉”,核心患上也。

捆求卦爻之象。当自尊之。

初六:谦谦君子,用涉大川,吉。占患上此爻,切记:

谦卦第一爻,爻辞:初六:谦谦君子,用涉大川,吉。爻辞释义

初六:谦谦君子。用涉大川。吉

劳心复劳心,劳心终有成。

象曰:“无倒楣,捴谦”,不背则也。

谦轻而豫泰。谦为乾惕以成一贯。豫则堂皇以治功业。谦返躬致使其道。豫推己以布其德。因而谦内而豫外。谦谦而豫豫也。其系在三四两爻之阴阳。谦内阳而外阴。因而成道自内。豫外阳而内阴。因而犯法于外。斯违人之行也。而君子法谦。以谦之无待于外也。无待于外。因而无进而不自尊。可行可止。能大能小。治乱皆宜。德业并茂。称寰宇之道而与之齐。孚刚柔之德而回于一。此谦之所以继大有而克承其绪也。

六五:不富以其邻,应用侵伐,无倒楣。患上此爻者,要记取:

象中指出,谦逊而又谦逊的君子,即使处于低微的职位,也能以谦逊的立场自我禁锢;而不由于位卑,就在德性方面松开涵养。

谦卦:利市。君子推卸将会有好功效。

六二阴爻居偶位为患上位,并且居中,所以因守邪道而能维持谦逊之德而获患上不祥。爻辞中的“叫”字很难找到切合确当代同终了翻译,由于它有“共叫”的意思,可是翻译成“共叫谦逊”又有些僵硬。所以只能教学一下“叫”的细致含义来加强原文的了解了。这也恰是孔子所说的“书不停言,言不停意”。有些古文里的马糊象,时常只能靠融合来了解。

此申释爻辞之义。明终吉之实。而证劳谦之大用不虚也。天劳之。民服之。正由六劳谦。劳则与天之行健。同有不休之诚。谦则绝人之性德。合孚仁智之道。因而患上天者患上福。成人者成己。此其所以有终也。有终含成功之意。生成地成。道生德成。言有终、已经包生成矣。因而爻辞曰有终吉。而释文指明为万民服也。夫谦者自下于人。非欲服人也。而其终则人咸服焉。是谦之成用。为自傲也。而曰谦者。正以谦之用。在人己同成。谦者我之谦。服者万民之谦。人己同谦。此所以为成也。为终也。为吉也。大哉劳谦。直与天同志矣。

叫:指鼓吹,传布。叫谦:使谦逊的名声遥扬四方。本爻的意思是:谦逊的名声遥扬四方,维持邪道可获不祥。

谦卦:内圣外王的地步

占患上此爻者,或者许是一个集团的诱导,由于你的谦逊,部下大局部都支持你。然而也有不瞻仰的,有些孤高而不可一世的,这会影响你马糊团队的打点,你自能够大概奖惩他们,功效马糊你是有利的。

这一卦专门评论辩论谦逊这一德性品质。不难瞅出,评论辩论的前提是既定的:谦逊是一种美德,并且是怀孕份、有职位、有涵养的君子必须具有的。从这个前提动身,再入一步从各个角度来深化谦逊的内涵,把它与此外的品质接头起来。

曲直事难除了,黑暗明千里。

周公是一位“劳谦君子”,他东征当前,使西周成为泱泱大国,政权也获患了统一与牢靠,但他并无居功傲慢。制礼作乐时代,他为了遏止掉往世界贤臣,“握发吐脯”,倾听贤臣的治国策略,所以西周因而而逐渐走向荣华茂密。

六二,叫谦,贞吉。

又曰、谦与泰类。因而爻辞亦有雷同处。然泰为坤乾。谦为坤艮。其气数不合。德用亦异。谦六爻皆吉。而九三六四最为吉祥。以居中爻。为人性之基也。九三以阳领阴。六四以阴从阳。凡卦皆以阳为主。阴为从。为顺。反之为逆。谦之三四爻。顺之至也。顺则利矣。六四以无倒楣三字冠全爻。明其为至顺至利也。撝有如臂之使肘。手之使指。调拨自若。意不背拗。亦成功之词。撝从手从为。言如手自为之。事之易者。多以指掌反手为喻。以其动则有成。举则有功。不劳不困。而能措置如意。因而曰撝。恰与九三劳字相马糊。九三以阳动而求入。因而宜劳。六四以阴静而志顺。因而利撝。劳为撝之先。撝为劳之果。此一贯初成之事。人性实如是也。君子先难后获。先勤后裕。先自劳苦。以入其德。然后调拨成功。以成其业也。因而九三为则、六四为不背则。九三为忧勤雀跃。以开其先。六四为以及易顺承。以守其成也。因而谦道见于此二爻。而人己表里。同定于此二义也。旧注多专于字训。而忘其大。或者拘于辞意。而掉其通。使谦卦之用莫明。易教之奥不着。因而此次特指出之。读者勿囫囵吞视之耳。

谦卦卦辞:谦:亨,君子有终。

象曰:“叫谦”,志未患上也。“可用行师”,征邑国也。

挥谦无不剂,未足患上益友。

上六:叫谦,应用行师,征邑国。占患上此爻者,请记取:

谦卦第五爻,爻辞:六五:不富以其邻,应用侵伐,无倒楣。爻辞释义

邑国不是外帮,这里可用行师,是打点自己内部的属国,而不是挞伐其他国度。“谦逊的隽誉遥扬四方”,但安邦定国之志未酬,所以“可用出师征讨”的举措办法来惩处那些孤高不可一世的小国。

谦为人性根柢。而所取义由于易之谦卦。关于卦象卦辞者。皆至精要。并非徒释卦也。乃批示谦德患上名与成用之道。此本于连山回躲二易原羲。而复经文王推衍为辞。其卦合坤艮。即连回二易之首。因而包举三易之全。定人生德性之本。不管为道为儒举不能外此为自修及安人之备。因而称谦为吉卦。言其克孚寰宇人三才之德用。而能谐脾气之正者也。

展开全文

六二:叫谦贞吉。

象曰:地中有山。谦。君子以裒多益寡。称物平施。

此申释爻辞之义也。坤之上六。曰龙战于野。其血玄黄。师之上六。曰大君有命闭国承家。小人勿用。谦取坤而用师。因而曰应用行师。任邑国。皆本刚柔相济。表里相成之义也。上六与九三应。九三为刚。且为全卦主爻。上六应之。因而有行师征讨之辞。上六以柔极反刚。而所居职位极高。征讨之住不患上辞。与六五之侵伐一义。而九三在卦傍边。将全卦五阳间隔距离。阴阳租从。而升降有别。阴在内者易从。在外者难服。以处地殊也。因而六二叫谦。为顺以去外之时。其志相患上。上六呜谦。为逆以践诺之际。其志不患上。以上六居极地。若不反。则将穷也。因而释文曰。呜谦。志末患上也。此与六二傍边心患上也一语。恰相照。统一叫谦。而六二为患上。上六为末患上。盖上六之志在外。不患上于外。由外之不服也。六二在内。内已经从矣。因而无用师征之语。且谦之互师。在三爻。即二三四爻互坎。五上初爻互坤。合成地海军也。则三爻为内卦傍边。上爻为外卦之正。是已经反初为终矣。因而用师为反行。为逆推。以上六变居外中爻。内与九三应。成外柔内刚之象。恰孚师卦。因而曰可用行师征邑国也。凡用互卦皆如此例。或者从上互。或者从下互。谦从下互。则为水地比以四三二为上卦。而初上五为下卦矣。又互剥与复。剥则反艮居上。复则反震居下。皆一阳五阴卦相互之象也。一卦六爻。其互亦同。睢质卦安靖。如乾坤之类。不管如何移易。仍乾坤也。因而谦卦可互师比剥复。而与豫反。豫亦与谦之互同。谦变则成豫矣。谦以五阴从阳。而阳自馁。因而曰谦。言其本高而自下也。以艮之一阳。反在九三因而也。豫则以雷地合。而九四为阳。以震之一阳本在下。今居上卦九四。是复于上。其倒卦即地雷复。亦取阳复之义。而职位有凹凸。则其所行有遥近。所达有难易。复遥豫近。复难豫易也。若与谦比。则谦遥而难。豫近而易。皆以阳言。阳主升。以至于上爻为志也。因而谦为短缺。豫为不足。谦为贞。豫为利。即以谦之表里言。亦为内贞外利。而由卦德言。则内为贞。外为悔。以利则易悔也。不足亦易悔。不足即过。过则悔也。因而在六二曰贞吉。在上六曰应用。虽不迭悔。悔自伏焉。盖以谦之德能无过也。因而必曰叫谦。若离谦则有悔矣。虽用刚而利犹在。能一贯于谦也。谦之为用大矣哉。

彖曰:谦,亨。天道下济而光亮,隧道卑而上行。天道亏盈而益谦,隧道变盈而流谦,鬼神害盈而福谦,人性恶盈而好谦。谦,尊而光,卑而不可逾,君子之终也。

行师征国捷佳祥,千夜苍天光皎白。

【原文】

圆月云中翳还缺,山前风顺昏黄彻。

九三:劳谦(5),君子有终。吉.

称物平施。裒者节其不足。益者补其短缺。称者量之使当。平者均之使合于中道。其为用与履相马糊。履以天泽合。五阳一阴。君子以之辨凹凸。定民志。为求平也。谦以山地合。五阴一阳。君子以之裒多益少。称物平施。亦为平也。二者道同而用殊。以位异也。因而谦为人性。履为治道。谦行于人类无不宜。推广于世界无治。无他。患上其平而已经。

初六:谦逊再谦逊是君子该当具有的德性。有利于度过大江大河,吉祥。

六四:无倒楣,伪谦③

此声明爻辞之义。而见侵伐非好用兵也。盖六五以阴居正位。有如在上者柔谦如下人。而先自馁抑也。然柔者必济以刚。谦者必守其节。六五虽柔而位当也。虽谦而行正也。居正位者。法之所寄。司政令者威之所存。六五与九三响应。患上阳刚之辅。所谓三五同功也。因而有侵伐之象。然侵伐必为征诛有罪。必以不服教命、然后用兵。以六五先能自谦。以平正示人。世界咸服其德。则不必于侵伐。苟有不服者。不克奉谦公之教。随平施之化。则不患上已经而用之。其所向亦无倒楣也。诚以侵伐非为私也。将以成其平。非为暴也。将以成其谦。以平以谦。则何去而倒楣哉。谦卦至五上两爻。皆有用兵挞伐之辞。不外成其谦。而剂之平也。谦之终也。则世界同谦。有一末谦。谦末至也。平之成也。则人类同平。有一末平。平末至也。盖挞伐有所要焉。天道以生杀相成。人性以奖惩相济。无他。一阴一阳之道也。刚柔相调。宽猛相患上。则道自成。而德益大。谦者柔道也。五上二爻。柔之极也。物极必变。用极必反。柔极必以刚济之。谦极必以威成之。因而谦卦有师之象。前亦言之矣。挞伐之事。师卦之义也。师以坎合坤。亦五阴一阳之卦。而谦卦内亦互师象。此用兵之合于象也。师与比反。谦倒互比。比之匪人。为盗寇之象。亦不服也。因而用师以挞伐之。为纠之于正也。正则定矣。世界正定。而人类安以及。则侵伐之功。与谦逊同其用矣。

此谦六五爻辞。言本爻之用、及其所宜也。在泰之六四爻曰。翩翩不富以其邻。而谦六五亦曰不富以其邻。以谦泰相类也。泰上坤下乾。阴升于上。谦上坤下艮。阴亦上升。其象同也。而泰三阴三阳。二气均平。谦则五阴一阳。阳寡阴众。是其异也。其同者。阳下济以引阴上。阴患上阳而居高位。阳自馁而为谦。谦者平也。平则均。均则同富贫。盖即裒多益寡。称物平施之义。因而曰不富。泰之不富。阴阳自平。无多寡之殊也。谦之不富。以阳济阴。裒多益寡。成其平也。因而泰为天道。谦为人性。又谦卦承大有之余。本富有也。天道忌盈乃受之以谦。谦则兼也。富以济贫。贫以均富。而富者不自富。世界亦无贫矣。夫不富者。非贫也。乃不独富也。何以不独富。以其邻也。邻者近也。人各有近。推之至于人类。皆邻也。皆均济而患上其益。则一人不富。世界无贫矣。此称物平施之效也。物称是也。施则不合。施于一工资富。施于众邻则不富。施于一方为富施于世界则不富。是物成用而人类同利矣。然不富以其邻。正由邻之看其富也。谦以利工资先。则凡末富者。皆宜先益之。使与同富。则不富者。正以其邻不富因而。而不肯独富也。曷言邻而不迭众。以由近及遥。君子之施也。若徒言兼爱。而厚薄不分。或者厚者反薄。薄者反厚。是墨也。非君子之志。顾邻虽近。而居不患上无邻。推之世界皆邻。则世界皆莫能外。君子之施。固无垠也。取义于牝马行地之象也。其行无疆。其始足下。于是其邻者。近犹遥也。且邻字含怜恤意。近者目睹。则怜恤之心易生。因而举邻为言。此义已经见泰矣。唯泰阴阳两均。不待裒益。因而曰不戒以孚。而谦阴多于阳。必赖平施。因而爻辞异也。称物为致物于用也。平施为求人之成也。则宜有所议论。有所奖惩。有所予夺。以剂之于平。则强者抑之。弱者扶之。善者护之。恶者膺之。则应用侵伐、以期于平定。亦裒益之义也。物之所积。响马瞰之。富之所储。淫佚滋焉。在我不独享以济人。在人或者专敛以剥众。则为上者、不能不有所惩制也。因而侵伐之不行以大概已经。非为己也。六五居上卦傍边。当上位之任。诛有菲。讨不戢。乃其职也。本谦之道。致谦之用。先能不富以示世界。然后责人独私者。虽用侵伐。有害于谦。因而无倒楣也。

六二:叫谦(4)。贞吉。

六二这一爻,属于阴爻居阴位,掉势。六二上承九三,九三是阳爻,九三与六4、六五造成为了震卦,震为雷叫。谦卦的上面又为坤卦,意味六二的谦德必被九三遥播,其影响触动大地。六二的谦逊美德能够大概说是阐明遥扬。并且,其是名实得当。

周易中的中孚卦九二爻有“叫鹤于阴,其子以及之”的爻辞。等于说大鹤叫鸣,它的儿子小鹤也随着应以及。植物中雄叫则雌以及,母叫则子以及。在古文中的“叫”不光是当代汉语中以为是叫声的意思,而是含有相以及的内容。与六二相叫以及的是谁呢?等于九二爻。九二爻是一位有收获而谦逊的君子,六二也师法九三爻,所以与之相叫以及。所以“叫谦”的内涵指的即是,分明谦逊的人互相倡议谦逊的美德,互相有共叫,所以守邪道吉祥。

谦以五阴一阳。阳为主、而居三爻。亦阳位。有同于乾九三之朝乾夕惕。而辞曰劳谦。劳即乾惕励也。乾以天行健。君子自强不休谦以劳。而君子有终。是艮之一阳。即乾之一爻。因而彖曰天道下济。艮为少男而象山。取义为止。止则有守。山则大生。皆阳德而阴用。刚体而柔外也。因而乾道本之。寰宇之覆载生成。莫不如是。阳内阴外。以成其大用此泰之象也。而谦亦然。谦之六五。与泰之六四。皆曰不富以其邻。以其取义同也。阳贵阴贱。阳寡阴众。道之正也。事之顺也。因而谦虽卑而犹光亮。虽屈而能伸。止而能行。此世界之至顺者也。在卦之象。与师比复剥均相通。而以爻位殊其用。因而谦之与豫。为去来交去卦。其道亦去来交去也。反谦成豫。则大人之事。盖谦不以位贵。不以时胜。不以物为用。不以工资才。悠然自尊。以同于寰宇。此人性之极也。因而无倒楣。为其往处无碍。用舍自若。则虽富贵不能加。贫贱不能少。而无所动于中。无所役于外。宜其有终也。是能体乾之光亮。行坤之静顺。而如艮之不移不随便草率。则其自立也固。自知也明。则其待己不越于道。驭物不背于情。此立诚之行。而止至善、费解德之旨也。因而谦字首言。言为行之彰。言而信者、行必诚。诚者必谦。谦者虚也。虚则能容,虚以静。道之所寄。虚以容。德之所大。因而圣人致虚静以成其谦。人之行也。易始难终。唯谦有终。德之至。道之凝也。至德不名。凝道无物。成行者超物。达德者通神。谦之有终。岂独人事哉。修之至也。而必细求于象。方知雀跃之要。莫外于一阴一阳之道也。则中爻之九三六四。盖人性在是。寰宇在其凹凸。交错去来。以成既济之象。固不独成德也。既济三四二爻。亦本此象。熟读之当明其趣矣。

占患上此爻者,由于你的谦逊,获患了邻人或者是同事或者是客户的支持,然而也有邻人或者同事、客户马糊你不瞻仰,你能够大概想举措办法往征服他们,功效马糊你是有利的。

此谦六二爻辞。明本爻之用。而见其所以吉也。叫者有所告也。积于内。而宣诸外也。六二居内卦傍边。近于九三。而蓄德待用。修道待时者也。位中而心志益谦。交近而发扬可期。因而曰叫谦。以谦自叫。而外闻其声矣。在谦爻六二上六。皆曰叫谦。而二为最吉。则位正而爻当也。正则有守。不掉其节。当则可大。不掉其功。因而六二之叫。乃不叫自叫。愈见其声之遥也。夫叫鸟之声也。鸟以飞扬为志。以求友而叫。叫则志已经患上。其为哀叫者。必掉志也。上六掉志而呜。叫之哀也。六二患上志而叫。叫之乐也。盖患上近九3、有唱以及之友耳。然六二位居中。而德主静。乃不掉其贞。贞者正也。谦之本也。以贞自守。固吉。况有良朋之相契哉。因而叫谦贞吉。亦君子之志也。

六四爻辞最要。既无倒楣在前。撝谦在后。盖无倒楣者、天道也。撝谦者、人事也。因天道而及人事。以见人之所以应天者之为重也。易之立教。全系此旨。而谦六四特着其例。则以谦为人性之本。而人性尤以六四为先也。盖草创固难。守成尢不随便草率、患上天固难。应天尤不随便草率。此义实圣人昭垂万古。特谆谆于翰墨间也。

【解析】

此申释爻辞之义。明六二之患上志也。核心有患上。不枉此行。则贞吉之占。分所宜也。上六之叫。则为末患上。恰与此异。盖时位之殊也。虽无他害。有比于危乱时君子。究非治平之可拟也。然以其能谦。终无倒楣。足见谦之皆吉矣。核心二字。合为忠。忠恕之道也。能忠恕、则绝己矣。推之为忠信。能忠信则行乎蛮貊可也。是六二之吉。不独为一人占也。

万民钦服禄尤高,外子英雄志气豪。

①谦是本卦标题问题问题问题。谦的意思是谦逊、推卸。全卦内容主要讲原理上的谦逊、推卸,并且“谦”字一再涌现,所以用它来作标题问题问题问题。②有终:具备好功效,有所成果。③用:有利,利于。④叫:用作“明”,意思是明智的。⑤劳:勤劳,吃苦、(6)伪(huT):用作“挥”,意思是奋勇向前。(7)侵伐:这里的意思是挞伐仇家。(8)行师;收兵作战。

【诠释】

谦卦第三爻,爻辞:九三:劳谦君子,有终,吉。爻辞释义

朝上入步名利回,前程入步来。

此申释爻辞之义也。以君子无不谦。而尤能卑以自牧。是谦之又谦也。牧如牧羊之牧。自牧者不待人之责。不因外力之迫。即低廉长处也。低廉长处以从众。取卦象九三一爻。下济以从五阴也。艮之三爻。二阴一阳。阳本居三。今谦之九三。反居坤之阴爻下。因而有低廉长处之义。而初六一爻。处位最下。是谦之又谦之象也。初与四应。两爻皆阴。亦谦谦之象。且下卦主升。而阴爻主降。初位为刚。而六主柔。宜升而降。可刚而柔。是其卑以自牧。特别明着。此全卦皆以谦名。而初六则称谦谦也。然谦之主在九三。君子之位也。九三下交于初六。以成其谦。虽卑不辱。虽下不贱。仍不掉为君子。而能用以行于世界也。释辞虽不迭涉川。其义已经寓卑牧中。为卑能近水。牧能行险也。因而谦谦君子。卒能致其德于无疆矣。

谦卦第二爻人生开荒

在求名方面,假定能够担任领受别人的利益,会入步很快,会流畅无阻,但需求额外小心学业、德业以及涵养。维持谦逊好学的肉体,更大的成功正在将来。

九三:劳谦。君子有终,吉。

占患上此爻者,认清自己的身份以及职位,认清自己所处的形式,不往做背犯轨则或者越轨的事故,维持谦逊,一切都市以及平成功的。

六二:叫谦,贞吉。占患上此爻者,请记取:

初六,谦谦君子,用涉大川,吉。

占患上此爻之人,该当把推卸作为待人做事的准绳,你要谦逊地瞅待他人,别人也会马糊你的谦逊予以归应。你也将成功地杀青你的愿看。

或者恐谦柔过,尤当济以威。

山之高大在地中,谦退有终益爻详。

如今虽未稳,久候自敷荣。

谦以第三爻为主爻,乃众阴中一阳。阳少则贵。而居刚地。所谓重刚也,重刚虽不中。而在群阴中。则不害其德。且患上六四之配。六四重柔。刚柔相合。因而用宜于时。道着于位。此谦之所以为盛德也。乾九三与坤六四。两者俱佣。以立人性。其为完竣。能够大概见矣。坤之在上。则柔而不辱。乾反居下。则刚而不亢。二德皆兼。而当三四人爻之位。人本居寰宇傍边。内守乾刚。生手坤柔。表里交济。以成其道。因而谦之为人性。实本于此。而三四在数为七。在运为金与木。当马糊象之会。患上天心之复。于气为以及。于形为平。辑睦患上中。以维持元阳。

象曰:“无倒楣,挥谦”,不背则也。

从卦象上瞅,初六以阴爻居于刚位,刚柔相济。位于谦卦之初,其能领会到自己的低贱职位,压迫自己的盲动以及冒入,能以谦逊的立场自我禁锢,功效是吉祥的。

占患上此卦,患受骗外出。但应豫备充实,不可冷视安适。

谦卦,(文言详解):

猴人贞吉皆亨利,好往求名莫问莺。

果真不出所料,越日,已经国藩衙门便来了十余起人,纷纭献计。已经国藩几回掂量,选中了一条计策,并付诸奉行了。占患上此爻者,要入修已经国藩的做法,用谦逊让步声张自己,哪怕吃点亏,受些委屈,若能将谦逊隽誉鼓动声张在外,必获吉祥。

众理事牵联,忧疑莫向前。

象曰:“谦谦君子”,卑以自牧也。

清风能借力,忻笑见前程。

霖雨躲身久待时,位高禄重利谋随。

积金盈币帛,入退患上无屯。

上六与六五爻的意思雷同,然而六五谈的是邻国,上六谈的是邑国,自己的属地。假定说六五指的是与马糊合作马糊手、客户、与自己级别马糊等的同事的有关,而上六指的则是自己的部下。

以轻则不必用力。而成于天然。因而谦非让也。非退葸也。非为名也。非弋利也。性也。道也。顺之至也。此谦为圣人之教。君子之行。而取法于坤艮之合者也。道通寰宇。德洽鬼神。功达中以及。用成位育。而约之以诚。纳之以性。即老氏所谓冲也。冲虚而全其德。因而用之不穷。诚之至也。

六四:没有什么倒楣,奋勇向前而又推卸。由于不警备使邻人一同遭殃,该当挞伐来犯之敌。没有什么倒楣.

孤独莫忧煎,人与事俱圆。

风云际会出云端,一看天高宇宙春。

周易的六十四卦中唯独谦卦的六爻的爻辞都是吉,其他的卦里,都有吉、有凶。此卦的意思是做人学谦、学敬,那么一切都是不祥如意的。谦卦属于中中卦,象中多么来断此卦:天赐贫人一封金,不争不抢两中分,相互分患上金得手,一切谋看皆遂心。

谦卦第四爻,爻辞:六四:无倒楣,挥谦。爻辞释义

谦卦第一爻人生开荒

雷在山下发,扁船顺水行。

属下道德外极端疑惑,问道:“大人,这个姓邹的不是白痴即是骗子,你何必白白送他十两银子呢?”已经国藩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风闻过古人千金买马骨、筑台自隗始的因而事吗?我即日马糊邹半孔多么的人尚待之以礼,真有才具的人必会挟长策来就了。”

大川虽至险,利涉亦无危。

与冯异相反,在隋朝的时分,有一位大将鸣史万岁,他斗胆善战,治军无方,临阵马糊敌,应变无方,号为良将。可是,由于引起隋文帝近臣的嫉妒,有一次在作战中被瞒了战功。史万岁及其属下道德外极端不瞻仰,他数次给皇帝上表呈文,但隋文帝仍未觉醒。厥后,隋文帝召见史万岁,其时出征将士数百人在野称冤。史万岁马糊世人说:“吾即日为汝极言于上,事当决矣。”史万岁见到隋文帝后,说:“将士有功,为朝廷所抑!”言辞怫郁,有忤于上。隋文帝一听大怒,

六四:无倒楣,挥谦。占患上此爻者,要记取:

九三:勤劳吃苦的推卸,君子会有好功效。吉祥。

此谦九三爻辞。言本爻之占。并明全卦之大用也。谦卦以一阳居五阴之间。实即一乾爻参进坤卦。此乾爻、九三是也。因而九三一爻。为全卦主爻。谦之大用所寄也。九三者。即乾九三。在乾之辞。曰君子整天乾乾。夕惕若厉。无咎。而谦之辞。则曰劳谦。君子有终吉。二者辞异而义一也。劳谦者。乾恫若厉也。有终吉者。无咎也。而义尤入一层矣。盖谦九三虽同于乾。而其邻六四。则坤也。九三六四。合孚其德。不独无咎。且占终吉。若乾九三则承九四。二爻皆刚阳。重刚掉中。本有咎也。以君子朝乾夕惕。仅乃免耳。是谦九3、既无重刚之嫌。加以劳动之德。其获于天者。固不止于免咎。因而曰君子有终吉。此句与彖辞同。则以此爻主全卦也。其义已经见前。唯九三之有终。兼人事言。则以劳谦也。劳谦正如乾惕若厉。乾惕为劳中谦。若厉为谦中劳。朝夕者一贯也。君子朝夕不懈。自始至终。乾惕若厉。则为谦者至矣。因而曰劳谦人事也。就天道言之。则劳为慰劳。

象曰:谦谦君子,卑以自牧也。

此申释爻辞之义。言不背于九三之度。而常遵坤之顺承代终之道也。在九三之时。以劳谦之功。患上万民回服。是世界已经定。大业已经成。去后所需。守成也。率度也。不愆不忘。克绳前烈而已经。因而重在撝谦。谦而撝。则不背其则。不戾其道矣。况六四居外卦之始。为践诺之初。而章阴以比爻率之。有如公共领柚。一爻之顺。全卦咸从。一人之以及。扫数咸睦。因而六四撝谦。其照应全卦各爻者也。而其无倒楣者。正不以谦而以撝。撝则谦之用尤大。谦之德尤纯。因而曰三四两爻。人性之本也。

彖曰:谦亨。天道下济而光亮。隧道下卑而上行。天道亏盈而益谦。隧道变而流谦。鬼神害盈而福谦。人性恶盈而好谦。谦尊而光。卑而不可踰。君子之终也。

清朝重臣已经国藩在与平定军作战时,有一座城池久攻不下,他初阶招揽人才,求问良策。有位自称邹半孔的人,说有好计出卖。已经国藩派属下人带着肩舆往招呼。拜访碰面当前,发明他是一个起伏失意文人。已经国藩以百分百的爱崇之心碰面邹半孔,可是谈了一会儿,发明此人不是老实念书人,献的计策也荒诞谬妄好笑。可是已经国藩照常命属下人拿过十两银子,送给邹半孔,说道:“好!师长西席献的果是好计。”然后命人把邹半孔送归往了。

有收获而又傲慢骄傲的君子,究竟会不祥的。由于有了收获而不居功傲慢,其一不会遭人忌妒;其二由于心胸谦逊之德,所以能够大概遭受更滋事物,还会有更大的放开。比喻清朝的康熙皇帝,假定真的是一位“劳谦君子”,那么就该当瞅出中国其时与国外的差距,追求更大的放开,无非康熙六岁即位,一生做了许多大事故,几乎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,假定让他分明谦逊是不大或者许的。无非,假定雍恰是一位“劳谦君子”,那也会窜改满清败落的运气;假定乾隆是一位“劳谦君子”,也不会使满清走向败落。可是到了嘉庆帝,再“劳谦”,几乎有些晚了。嘉庆其时只杀了何珅一人,并无“茹以其汇”地牵联其他人。为什么呢?由于贪官已经组成繁芜责任,要像拔茅草同样整治贪官,生怕自己的皇位也保不住,着实是没举措办法。

谦卦第四爻人生开荒

六五:不富以其邻,应用侵伐(7)。无倒楣

象曰:“劳谦君子”,万民服也。

谦卦辞旨最委婉。乃周文王当被囚之时。以测君王之怒不测。而臣节之全不随便草率。既顺序连山回躲二易之旧。求于天遵人性中。患上一至宜至善之途。则莫如谦。谦本于艮坤之合。而坤在艮上。则止于下、而不希卑贱。静于上、而不掉和婉。以道自固。以德自全。则虽乱邦可居。危邦可进。因而名曰谦。明其恬退之志。而能以人胜天。以邀吉祥于神人。不逢魔难于时位。因而六爻辞皆吉。示其无可无不可。随遇皆安也。既况之君子。而曰谦谦。卑以自牧重言之。使人知所重也。夫谦之于人性。顺乎天。患上乎人。不以时为言。不以地为论。而无不吉。则其所持者至矣。而不外一谦。唯谦乃能兼人。唯卑乃能胜人。此老氏主柔静之旨。古之圣人。皆用之以淑身济世。不独避临时之灾。一地之害己也。因而先自下。以礼自待。礼自馁而遵人,则取谦意也。谦履相马糊。其功同也。礼能够大概卫身。能够大概保国。能够大概安世界。而难道谦之道。履之行。因而礼先敬人。而谦先低廉长处。二者其旨回一也。履言时位。以礼乐必自皇帝出。谦不拘时位。则绝人能行之。谦以阳行阴。以刚行柔。虽极卑贱。而仍自馁。极贵富。而仍自屈。因而守贞如一。而能亨于世界也。于此可见圣人爱人类。重世界之利。虽危乱之世。仍不忘于行道。谦为行也。因而初爻即曰用涉大川。此谦之所以为亨也。学者于此。当悟其辞趣。而明其用、不独拘拘于自保也。

谦卦之象:月当空,自私也;一人骑鹿,主才禄俱至;三人脚下乱丝,乃牵联未解;朱紫捧镜,乃遇清官之意;翰墨上有公字,主公事患上理。地上有山之卦,仰高就下之象。

象曰:“应用侵伐”,征不服也。

上六:叫谦,应用行师征邑国③。

本爻的意思是:谦逊的美德阐明遥扬,利于收兵,征讨相近的邑地,或者抗衡来犯之敌。

初六:谦谦君子。用涉大川(3),吉。

谦:亨。君子有终。

以谦而接下,心折众皆回。

象曰:叫谦。志未患上也。可用行师。征邑国也。

本句爻辞的意思是:谦逊而又谦逊的君子,能够大概涉过大河,安适吉祥。

水边凹凸鹤,触目有光泽。

象曰:“叫谦”,志未患上也;“可用行师”,征邑国也。

谦卦的卦辞也简炼,只有五个字——亨,君子有终。可是其内涵却极为丰硕。谦逊使人受益,使人入步,所以会利市。君子能够做到这一点,便会获患上善终。我们懂患上人们泛泛都是能够做到善始的,但做到善终的却没几小我私家。由于善终者才是末真个成功人士。天下上的成功人士与非成功人士的比例是10:90。可见人们大多数是做不到善终的。为什么呢?只由于人时常会由于一点小小的效用而骄气患上意。谦受益,满招损。只有谦逊才具使你获患上更多,这就像一个瓶子,只有空瓶子里才具装进水,假定曾装满了水,那么再去里倒水,便会流到外貌。而人与瓶子不合的是,人这个容器是小大由之的,心里谦逊,你的容量就大;心里骄气,你的容量就小。谦逊则意味着你还能遭受,骄气则意味着你曾什么都容不下了。所以说一小我私家富贵了就骄气起来,无异干向人们发布颁发:我曾没法再富下往了。假定一小我私家由于自己有学识而骄气,则无异于在马糊人们说:我再也学不到知识了。假定一小我私家由于自己的业绩而骄气,则无异于在向人们说:我再也创作创作发明不出更大的业绩了。你真的想成为这类人吗?假定不,那么你就必须谦逊。

象曰:劳谦君子。万民服也

谦卦开荒推卸与自律的美德,占患上此卦的人,确定要分明谦逊。一个短缺谦德傍若无人过于傲慢之人,是很难与人以及谐相处的,也不可能在事业上有所成果。在生计理论中,人类的愚昧在于贯注走极端,辑睦以及推卸是一小我私家成功的前提前提。当一个成功者维持谦逊,就会有陆续成功的形态,以至会取患上更大的成功。不太谦逊之人,该当入修谦逊的美德。如今,不要轻举妄动,该当藏躲自己的才具,不要争强好胜,以谦逊的立场往瞅待别人,运气就会转好了。

象曰:叫谦贞吉。核心患上也。

上六,叫谦,应用行师征邑国。

有言皆正顺,吉庆自重逢。

谦卦位于大有卦当前,序卦傍边多么评释道:“有大者不行以大概盈,因而受之以谦。”在大有卦当前,要能谦逊。做到谦逊让步,那边不能知道?

谦卦至上六。己为谦道之终。而与豫相接。启豫之用。即在此上六一爻。谦豫相反相成。一去一来。一逆一顺。谦去豫来。谦逆豫顺。谦以阳下济。为去为逆。豫以阳复升。为来为顺。去而逆者艰难。因而必谦。来而顺者便易。因而名豫。谦以己从人。而自守不平。乃能承大有之业以不渝。豫以人从己。而自裕不危。乃能全谦之德以交孚于世界。然谦为己。亦为人也。成败黑白。皆齐之于一。因而有吉无凶。豫则成人以成己也。患上掉荣枯。各有所判。因而忧乐恒视其德。休咎亦半焉。此则用之有殊。而持之有别也。则由阳爻之在上与在下。所生成者不合也。在下则道长而常虚。在上则途近而易满。虚以自警。则未雨绸缪。满以临人。则多欲害德。豫之名豫者。圣人恐其过于逸豫。而忘其害。欲那时自惕励。而有所豫也。豫则立。不豫则害。大哉豫乎。岂徒优游暇豫之谓乎。因而君子因豫而知戒。戒则复于谦矣。

前面讲到,东汉期间的一名大将冯异,他屡立战功,但他“为人谦退不伐”,人称“大树”将军,因而他名垂清史。一小我私家假定妄自陋劣,好大喜功,以至揽功邀赏,居功傲慢,以至声色犬马,横行悍戾,飞扬猖狂,断定招致伶仃单独,更谈不上建功立业。

有禄不居尊,乘车马横奔。

占患上此爻者,你该当是一个有收获的人,然而要记取,不要居功傲慢,多么才会不祥。

谦卦第二爻,爻辞:六二:叫谦,贞吉。爻辞释义

谦卦第六爻人生开荒

六五处于谦卦上卦坤的中位,坤有小器的含义,所以“不富”;坤又为众,所以能够大概获患上世人的正手;坤又为和婉,所以六五也是一位谦谦君子。谦谦君子绝量不富有,然而能够大概获患上世人的正手,所以能够大概征讨不回顺的诸侯,而不会有什么倒楣的因素。

象辞的意思是:谦卦的上卦为坤为地,下卦为艮为山,地中有山即是谦卦的卦象。君子从中获患上开荒,取多余以补短缺,称量财物的几而均匀挽救于人。

万里风帆应不遥,幽人今后出尘土。

平地风云会,此间事易成。

六四爻处于六王君王之下,柔爻居于偶位为患上位,虽不居中,但能够做到傲慢骄傲,发挥自己谦逊的上风,所以固然不与六五之君阴阳相合,也不会有什么倒楣的因素。

(艮下坤上)谦①:亨。君子有终(2)。

谦卦上坤下艮。以卦象言。五阴一阳。与师比复剥各卦似。其去来为豫。其反为剥。其马糊为履。其取义同于泰。盖坤在上而其下为阳。其初动也为复。其次则师。其次则谦。谦为内卦之变。即坤卦之三爻变乾也。凡阳皆出于乾。因而谦有似于泰。泰为坤乾合。谦为坤艮合。艮为少男。亦乾之体。因而其象亦为天道下行。隧道上升。阴阳交合之卦。而所异者。阳少阴众。阴阳错行。以阳为贵。而阴能顺之。阴柔从顺。而阳刚在下。剖断不移。卑以自牧。不诡不随。静以自止。乃见道之象。成德之器。其德用至纯。以及利于世界而毋背。孚感于鬼神而毋戾。通于生命而不害。发乎友谊而不执。大而能化。虚而能容。生成之而无功。位育之而无为。盖本乎天道。而能用其始。本乎隧道。而能用其终。是能全覆载之德。

此谦六四爻辞。言本爻之用也。六四为上卦之始。即坤卦之初。下与艮交。而成一阴一阳之象。盖艮之上爻。当乾九三。而此爻当坤六四。二爻恰相偶。以孚一阴一阳之道也。且六四本坤柔之德。升而居上。柔道外着。为隧道大行。以协于牝马之义。行地无疆。以成其厚载之功。其德用最纯。成果足称。与九三相患上。为人性之全。以合于仁义体用之性。是谦卦之大用。当取则于三四中爻也。三为阳。主入。主无为。因而名劳谦。为体于行健不休之道也。四为阴。主退,主自反。因而名撝谦。为体于顺承代成之道也。撝者犹挥也。发挥之也。犹为也。作为之也。撝以为退。则如使之下。撝以无为。则如致之成。皆取顺守之义。率循之诫。不自主待而更张之。不因位势而擅专之。因而曰撝。撝古挥字。亦同伪。盖明其听调拨。而为人也。调拨者。令之则从。命之则承。以六四下与九三应也。柔道也。为人者。无入出其度。常一贯其职。以六四接九三当前。而代之昭垂于外。

象曰:应用侵伐。征不服也。

地山谦卦卦名为谦。说文中马糊谦的评释是:“谦,敬也。”也等于爱崇、谦逊、谦逊的意思。古人说“谦受益,满招损”,即是来自于周易的思维。上一卦是大有卦,人们生计富有了,富有当前就会有一种不良习尚。是什么习尚呢?等于攀比风。比谁钱多,比谁有责任,比谁有才调,这等于攀比。现在人们都富有了,所以现今也有这类不良习尚。黉舍的孩子们,只要有一小我私家穿了双入口的鞋,接下来便会有不少人随着穿。只要有一个学生有了一个高等手机,很快黉舍里即刻就会有不少学生有这类高等手机。现在一个学生的一双鞋时常就在千元旁边,可是有什么用呢?穿上这双鞋能把体育弄上往照常能把入修效用槁上往?这是自发的攀比。可是这却是经济旺盛的产物。经济社会,人们追求享用,追求富贵,是无可厚非的。由于它恰是刺激经济放开的一个因素。但自发攀比,极绝朴质,却不会有好的功效。

保守上马糊德性伦理问题的关怀好像被算作为了儒家哲学的专利,由此我们能够大概入一步明白周易成为儒家典范的内在缘因而。说白了,谦逊作为一种极受推许的美德,是为人处世的准绳之一。它的根柢苦求等于才高而不自持,心高而不傲慢,功高而不自居,名高而不自夸。这个准绳一旦落实到动作上,该当说有相等的难度。它需求吃五谷杂粮的活人抗衡种种愿看的勾引以及出错,言谈活动寄看慎重,“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”,低廉长处复礼。从别的一个角度讲,正由于难以企及,才力有极大的接管力,才使君子佼佼不群,精采稀少,让人高山仰止,恋慕心仪。这大约是“内圣外王”的地步之一吧。入铺我们都像着实的君子那样谦逊起来。

关于有功者,千万要入修冯异,不要以功自居,不要非往争患上褒奖,劳苦有功而不自夸,多么才会吉祥。否则或者许会因而而闯祸。

前后喜患上居尊上,利禄涉川在异乡。

劳:指有收获。有终:指最遣散果。本爻的意思是:有收获而谦逊的君子,有好功效,不祥。

posted @ 2019-08-06 12:48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918网址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十大正规赌博网站 版权所有